河车运转小周天之阳光三现与止火

2016-09-17 16:58 作者:admin 来源:古武网

河车运转小周天之阳光三现与止火


一般来说,下手修炼入静,进行“营亥待子”的功夫修炼,在小周天的功夫阶段是特别重要的工作,是居于首位的工作,也是向高层行进的基础功夫,此步功夫做不好,无从谈起高级功夫,即使小周天通了也进不了七日采大药过关的真空大定状态。所以一定要坚持不懈地在静定上下功夫:心静了还要静,气调了还要调,神凝了还要凝。身体要越坐越稳,越坐越牢,空如一个充气的气球。

 

随着每次气行周天带来的经络的畅通的层次的提高,小周天的运行越来越顺畅,已不再像最初那样费劲,到后来就可随意地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环境中,只要是心空意静,意守丹田,小周天就会自如地运转。在这种状态下继续做入静的功夫,更坐到口鼻呼吸似有似无,连腹内胎息也无鼓荡频率,内外清空一气流荡,有一种浑然与天地同体的感受,这就说明气已归元,意已还空,也就是到了小周天功夫将要结束,产大药的景象将要来临的状态,如果没有这种境界,凡是静中有一动,就要行采炼之法;凡是在静中有“正子时”到,就要行河车运转之法。

 

小周天功夫即将完成,被称为“火足丹熟”

(小周天自打通之日起,一直都有三百周天度足之说,即运足三百周天这后就会达到“火足丹熟”的境界,然而这三百周天并不是通三百次就可以了,而是有其另外的深层含义。
《灵宝毕法》对此解释得非常清楚:
“坎卦阳生,当正子时,非始非终,艮卦肾气交肝气。未交之前,静室中披衣握固盘膝,蹲下腹肝,须臾升身,前出胸而微偃头于后,后闭夹脊双关,肘后微扇一二,伸腰,自尾闾穴,如火相似,自腰而起,拥在夹脊,慎勿开关,即时甚热气壮,渐次开夹脊关,放气过关,仍仰面脑后紧偃,以闭上关,慎勿开之,即觉热极气壮,渐次开关入顶,以补泥丸髓海,须身耐寒暑,方为长生之基。次用还丹之法,如前出胸伸腰,闭夹脊,蹲而伸之,腰间火不起,当静坐内观,如法再作,以火起为度,自丑行之,至寅终而可止,乃曰肘后飞金晶,又曰抽铅,使肾中气生肝气也。且人身脊骨二十四节,自下而上三节,与内肾相对,自上而下三节,名曰天柱,天柱之上,名曰玉京,天柱之下,内肾相对,尾闾穴之上,共十八节,其中曰双关,上九下九,当定一百日,遍通十八节而入泥丸,必于正一阳时,坎卦行持,乃曰肘后飞金晶,离卦采药,乾卦进火烧药,勒阳关,始一百日飞金晶入脑,三关一撞,直入上宫泥丸,自坎卦为始,至艮卦方止。自离卦采药,使心肾气相合,而肝气自生心气,二气纯阳,二八阴消,薰薰于肺,而得肺液下降,包含真气,日得黍米之大,而入黄庭,方曰内丹之材,即百日无差药力全。凡离卦采药用法,依时内观,转加精细,若乾卦进火烧药,勒阳关,自兑卦为始,终在乾卦,如此又一百日,肘后飞金晶,自坎卦至震卦方止,离卦采药之时,法如旧以配,自坤至乾卦行持,即二百日无差圣胎坚。勒阳关法,自坤卦至乾卦方止,如此又一百日足,泥丸充实,返老还童,不类常人,采药就,胎仙完,而真气生,形若弹圆,色同朱橘,永镇丹田,而作陆地神仙。三百日后行持,至离卦罢采药,坤卦罢勒阳关,即行玉液还丹之道,故自冬至后,方曰行功,三百日胎完气足,而内丹就,真气生。凡行此法,方为五行颠倒,三田返覆。未行功以前,先要匹配阴阳,使气液相生,见验方止;次要聚散水火,使根源牢固,而气行液住,见验方止;次要交媾龙虎,烧炼丹药,使采补还丹,而煅炼铅汞,见验方止。十损一补之数足,而气液相生,见验方止。上项行持,乃小乘之法,自可延年益寿。若以补完坚固,见验方止,方可年中择月,冬至之节,月中择日,甲子之日,日中择时,坎、离、乾卦三时为始,一百日自坎至艮,自兑至乾,二百日后,自坎至震,自坤至乾。凡此下功,必于幽室静宅之中,远妇人女子,使鸡犬不闻声,臭秽不入鼻,五味不入口,绝七情六欲,饮食多少,寒热有度,虽寐寐之间,而意恐损失。行功不勤,难成乎道。如是三百日,看应验如何。此乃三元用法:谓坎卦飞金晶,下田返上田也;离卦采药,下田返中田也;乾卦勒阳关,中田返下田也。亦曰三田返覆。” )。
这时有个明显的征验就是不漏,男子绝精,女子绝经,这说明了身体内的精华已经全部通过内气的运行被吸收而不再向外跑漏,道家称上继漏尽。

 

功夫至此,要继续在行住坐卧之间做温养的功夫, (按《灵宝毕法》的观点,功夫至此已属中乘之法,得地仙成就,然而必须要见到效验才能算数, 这些效验是: “始觉梦寐多有惊悸,四肢六腑有疾,不疗自愈,闭目暗室中,圆光如盖,周匝围身,金关玉锁,封固坚牢,绝梦泄遗漏,雷鸣一声,关节气通,梦寐若抱婴儿归,或若飞腾自在,八邪之气不能入,心境自除,以绝情欲,内观则朗而不昧,昼则神采清秀,夜则丹田自暖,上件皆是得药之验。改既正当,谨节用功,以前法加添三百日胎仙圆,胎圆之后,方用后功。 ”最后一句是说,这里的温养功夫大约还要再做三百日。关于日期这一说法,民国时期丹家西派的魏尧在《大道真传》中也有类似的说法,认为要选择完全幽静之处进行一年的温养功夫,方有可能出现阳光三现,才可能进入下一步的七日采大药阶段,以完成玉液还丹的功夫。 )在温养功夫中会突然间眼前闪现一道白光,就好像是在乌云中扯下一个闪电一样,这种景象出现即为“阳光一现” 。阳光一现之后,还需要更静更空地进行温养(温养是用文火) ,在静定之中,会突然觉得下丹田中有一道明光直冲二目,将二目摧开,或者是丹光涌出,明如金钱,赤如火珠,从眼角流出,累累成珠,一连二三颗,滚滚下滴,落在身上似觉有声,到此“阳光二现”之时。阳光二现之后,绝不可再用任何的火候,只是入定静养,完全归于无为,这就是止火,以等待阳光三现,遇到阳光三现就是大药发生,接着进行连续七天七夜的入定采大药的功夫。

 

采大药的火候口诀:
专气致柔,能如婴儿。恒持正念,静心守一。外想不入,内想不出。终日混沌,如在母腹。神定以会乎气,气和以合乎神。神抱气而凝,气恋神而住。于寂然大休歇之场,恍然无何有之乡,灰心冥冥,如鸡抱卵,似鱼在水。呼之于根,吸之于蒂,绵绵若存,再守胎中之一息也。再屏尘缘,绝视听,少饮食,不睡眠,则腾腾任运,任运腾腾。不可著于持守,不可泥于进火。如此久久温养,运丹生成之际,忽觉夹脊上冲泥丸,沥沥有声,从头似有物触上脑。须臾,如雀卵颗颗自腭下重楼,如冰酥香甜,甘美之味无比。觉有此状,乃得金液还丹。徐徐咽归丹田不绝,五脏清凉,闭目内视脏腹,历历如照烛。渐次有万道金光透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