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内丹术北宗丹法之伍柳丹法大周天(卯酉周天)

2017-03-28 09:49 作者:郝勤 来源:龙虎丹道

男子内丹术北宗丹法之伍柳丹法大周天


    伍柳丹经内丹术中,柳华阳《金仙证论》直泄炼精化炁小周天炼法;伍冲虚仙佛合宗妻则详论炼焦化神大周天功夫,主要内容是所谓“丹道九篇”。

    伍柳认为,大周天炼法,始于阳光三现大药既生之时。自阳光二现之景,须人定以培养其真阳,静听阳光三现。
 

    “由是于静定之中,忽见眉间又掣电光,虚室生白,此阳光三现也。真旧团聚,大药纯乾,方得阳光三现。光既三现,则炁根之内有大药可采。大药始生,即进入七日采大药阶段:“阳光三现之时,纯阳真炁已凝聚于鼎中,但隐而不出耳。必用七日采功,始见鼎内火珠成象,只内动内生,不复外驰,故名真铅内药,又名金液还丹,又名金丹大药。”((仙佛合宗))
 

    七日采大药法,(仙佛合宗)有所详论:“以初采言之,其呼吸之火,自能内运。任火自运,绝不着意于火。亦不驰意于火,方合玄妙机之火也。此时用火,尤当入定,而专用眸光之功。时以日间用双眸之光,专视中田。夜间用双眸之光,守留不怠。如是以采之,大药自生。”采法又有交媾而后生,勾引而后生,静定而后生,息定而后生之说,“此四说皆以眸光为招摄,故其生意乃尔。”
 

    采大药至三四日间,则真定将定未定之时,有“得药六景”次第出现:“须知大药生时,六根先自震动。丹田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脑后聋鸣,身涌鼻搐之类,皆得药之景也。”((仙佛合宗))
 

    六根震动,大药既得,须将此已得之大药运入中丹田神室之中以点化阴神,乾坤交嫌。这需将大药循督任二脉由下田运至中田,称为“过关服食”。过关,即运药穿过督脉三关。由于这一步最易发生大药从上下鹊桥泄漏,极其危险,因此有专门的“防危虑险之功”。这一功法,称为“六根不漏”,包括
    ①身根不漏:大药生于气穴,流动活泼,上下旋转,夺路而出,上冲心位,下冲尾闾。尾闾不通,自必转动下奔谷道(肛门),谷道易开,大药泄出,前功尽弃。这就是下鹊桥的危险。“防危”之法有二,一是“预用木座,状如馒首,覆棉取软,坐抵谷道,其势上耸,不使大药下奔”。这是“外固法”。二是当大药有下奔谷道之势,“才见其下奔,即微微轻撮谷道以禁之”,这是“内固法”。
    ②鼻根不漏:大药冲透尾闾、夹脊、玉枕三关,直贯顶门,向前引下,至于印堂。鼻上印堂髓阻不通,鼻下二窍则虚而通,是呼吸往来之径,大药印堂遇阻,则自转奔行鼻下泄出,这就是上鹊桥的危险。“防危”之法是“上用木夹,牢封鼻窍,所以使鼻根不漏也。”
    ③眼根不漏:含两眼之光,勿令外视。
    ④耳根不漏:凝两耳之韵,勿令外听。
    ⑤舌根不漏:唇齿相含,舌抵上腭。
    ⑥意根不漏:一念不生,六尘不染。
 

    做到上述六根不漏,大药便能冲过三关。冲关之要,在于“动而后引,不可引而使动也”,亦即遇三关阻塞,要一意不生,凝神不动,以待其动,使炁自动冲关。然后“即随其动机而有两相知之微意,轻轻引上”,过乾顶后,又轻轻引下,“自然度过印堂,降下十二重楼,犹如服食而入于中丹田神室之中。”过关服食之功至此完成。
 

    经过过关服食,大药采封于中丹田与下丹田之间的神室,亦即黄庭之中。此区间就是炼炁化神,结胎成丹之所。炼炁之法称为“守中”,也就是大周天。此法丹家谓须十月之功,故称为“十月关”。

    大周天之法,要在炁神合炼。也就是以元神为大药之归依,以大药为元神之点化,相与寂照不离,则阳炁自能勤勤发生,与真息相运于神室,而元神得其培养以相炼。
 

    初行大周天之火,元神居于中田,寂照于中下二田之间,相与浑融,化为一虚空之大境,使大药点化之阳炁及真息之炁相与运炼,助神结胎。此步功夫不运任督,纯用元神寂照二田之间,因而称为“守中”,亦称为“胎息”。守中之法,在于一念不生,寂然不动。“直守到食脉两绝,昏睡全无,亦须臾不离于寂也。能尽守中之用者,灵光不昧。回脱尘根。直守到二炁俱无,念无生灭,亦须臾不离于照也。”((仙佛合宗))
 

    关于大周夭火候,《仙佛合宗》又指出:“自服食大药之后,三关九窍阻塞之处尽已开通。须知此后二炁勤生,自能运转于已通之正路,服食于二田之虚境,以培养夫元神。故其一升一降,循环不已,亦自然而然者也。可见此时之火,自不用意引之火。火既不用意引,又岂可着意于火而凝滞夫元神之大定也哉?唯是不见有火相,方合不有不无之文义。是为大周天之火候也。”
 

    大周天十月之功为:初入定时,守定三月,则二炁之动机甚微。但微动于脐轮之虚境而已。守至四、五月间,则二炁因元神寂照,以至服食已尽,而皆归定灭。元神因元炁之培育,以致阳明不寐。二炁俱停,食性已绝,独存一寂照之元神,以为胎仙之主。守至六、七月间,不但心不生灭,亦且昏睡全无。守至八、九月间,则寂照已久,百脉俱住。守至十月,则候足纯阳,神归大定。至此定能生慧,有所谓“六通”之验证;即漏尽通、天眼通、夭耳通、宿命通、他心通、神境通。除漏尽通外,其它五通均为宗教境界。
 

    大周天又称卯酉周天。小周天炼外药,循任督二脉上下周流运行,十二时辰,上子下午,因而小周夭又称子午周天。大周天炼内药,神炁大药在二田间左旋右转.循环起伏,十二时辰,左卯右酉,因而大周天又称卯酉周天。
 

    大周天火候,直炼到昏沉尽绝、散乱俱无的纯阳境界,即炁已炼而化神。此“神”即是宗教意义上的“阳神”或“胎神”。此后进入伍柳所谓“出神景”及“末后还虚”的终极阶段,也就是炼神还虚境界。这已完全是宗教性目标与境界,称为“九年关”。伍柳认为到此阶段须用“迁法”将阳神自中下二田迁于上丹田泥丸宫,再加以三年“乳哺”。其法为“存养之功”:“不着意于上田,亦不纵意于上田,惟一阳神寂照于上田,相与浑融,化成一虚空之太境,斯为存养之全体,乃为乳哺之首务也。”((仙佛合宗})存养功纯,阳神就能脱壳出顶。再经一番出神入神调养功夫,即能达到所谓“还虚”的宗教之境:“性合虚空,而不神用。不系不染,一尘不动。绝无出入生灭,已是真空实地。一见天花乱坠,神念涌出顶门,阳神超矣。向上炼神还虚而合道矣。”(《仙佛合宗》)